您好,欢迎光临中国U网,租用美国服务器、香港服务器等全球各地的服务器。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搜索入口被围剿,百度还好吗?

搜索入口被围剿,百度还好吗?

来源:网络 日期:2019-08-08 点击:0
百度作为上市公司,有业绩增长的需求压力能理解,但是在追求高增长KPI考核下,做了一些损人不利己的事,似乎从那一刻起,生意模式就发生了剧烈改变。
作者丨二貝
 
一个没有感情的BB机
 
 
关于百度的新闻,热度一直很高,隔三差五就能让广大群众,投资者拖上来议论一番。
 
这次,不单单作为投资者,作为用户也想聊一聊它。
 
早年的自选百度(BIDU),当下已经跌的冒出了青烟,为前日美股蒸发17万亿做出了巨大“贡献”。
 
百度这次的下跌,触碰到100美金附近,当年摸到100,可是冲上了巅峰的。虽然心里知道,今日100非彼往日100,随即发了条动态,在线等待大家对于百度的看法:
 
“2015年8月24日,百度也到过100美金,一路颠簸向上,最终在2018年5月17日,达到峰值284.05美金。如今百度股价又回到了100美金附近,目前,在PE合理的情况下,百度还能凸凸吗?”
 
这条动态发送后,对百度的讨伐声,喝彩声,淹没了我本来的用意。
 
作为三观比五官正的我,有必要中肯的聊一聊国内最大的搜索引擎公司——百度(BIDU)。
 
内容大致分为以下几个部分:
 
1)百度面对经营问题,口诛笔伐下能不能得到明显改善?
 
2)面对搜索入口的围剿,技术堡垒是否面临坍塌?
 
3)市盈率11.5倍的它,是低估还是价值陷阱?
 
 ▼
 
美东时间2019年8月19日百度才会公布《2019年Q2数据》,这次的讨论暂且参考2019年百度Q1数据。
 
Q1:净亏损人民币3.27亿元,同比增长-104.89%。
 
这个利润在财报数据中称不上特别难看,但其意义重大。因为,这是百度上市14年以来,第一次亏损。其中百度的核心广告业务收入,只有8%的增长,总收入241.23亿,低市场于预期242.7亿。
 
不过在李总的内部信里,不单传递了安抚,也表达了对公司未来的期许。
 
李彦宏内部信完整内容:
 
2019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一,我们身处的世界正在经历着急剧的变化。产业价值链不断受到冲击,新旧动能面临转换,外部环境的不确定、竞争的加剧,导致整个科技行业都进入震荡期,百度公司也不例外。
 
从公司第一季度财报的表现来看,有喜有忧。一方面,我们的移动业务、人工智能业务增长势头依然强劲。第一季度,百度APP日活跃用户达到1.74亿,好看视频日活跃用户超过2200万,整体信息流用户时长增长了83%。在连接用户和服务层面,智能小程序影响力持续放大,月活跃用户达到1.81亿。我们的移动生态更加繁荣和强大。我们的人工智能业务也取得了突破性进展。仅仅Q1一个季度,小度智能音箱的出货量就超越了2018全年的销量,2019年3月小度助手语音交互次数达到23.7亿次。
 
2018年下半年百度智能云IaaS和PaaS整体市场份额进入行业前五,成为2018年下半年头部厂商PaaS市场增速最快的国内公有云服务商。Apollo道路测试里程去年仅北京一地就累计近14万公里,超出行业第二10倍以上。我们和长沙合作的自动驾驶出租车很快就要跑上街头。另一方面,百度依然面临着严峻的局面。我们“以投入换增长”的策略,要求我们必须保持战略定力,提高精细化运营能力和创新力,热爱用户,尊重用户。在移动业务上,我们会继续强化、放大百度已经形成的一超多强的产品矩阵优势,在搜索、信息流双引擎驱动的基础上进一步升级为生态思维,通过社区化运营、垂类内容深耕、新交互形式提升用户时长和黏性。在活跃用户量和有效时长增长的基础上,实现收入结构的多元化和商业模式的健康良性升级。
 
在AI业务上,我们需要深入理解各行业的发展模式,精耕细作,抓住产业智能化的机遇,进一步拓宽我们的业务领域和商业模式,加快我们业务发展。我们将更加坚定地投入组织能力建设,坚定地推动干部年轻化进程,让优秀的人才脱颖而出。在这里,我正式宣布:搜索公司战略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,沈抖晋升为高级副总裁,全面负责移动生态事业群组。沈抖是百度内部成长起来的优秀管理者,具有战略视野,敢打硬仗、能打胜仗。向海龙即日起辞去百度高级副总裁、搜索公司总裁职务。在此,我们感谢海龙过去14年的陪伴和贡献,并祝他未来一切顺利。2019年是富有挑战的一年,但机会也巨大。接下来,从高管到员工,我们要勠力同心、奋斗到底。作为领军人物,说“我们尽力了”没有用,要确保在必须赢的战场上取得胜利;每一位员工,在工作中要倾尽全力,确保每一件事情执行到位。面对宏观环境的不确定性和瞬息万变的市场格局,我们不能等、不能靠、不能怕,要敢于说真话、敢于试错、敢于创新。永远追求卓越,而不是给失败寻找借口。要敢于挑战既有的传统,不要因为过去一直是这么做的就认为一定是对的,每个人都应该被允许去质疑现行的规则和规矩,创新才能应运而生!唯有如此,才能实现我们的愿景:成为最懂用户,并能帮助人们成长的全球顶级高科技公司!
 
信中强调的核心是百度在未来的优势,AI可以视作翻盘的机会,移动业务市场依旧占据大头,虽然高管离职痛心,但是对公司没有任何影响--
 
铁打的李彦宏,流水的高管。
 
鼓舞信心固然重要,但是百度的问题真的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。
 
 ▼
 
在解决第一个问题的同时我先解决一下,百度为何总被舆论推上风口浪尖?
 
网友/投资者:
 
- 滥用技术,搜索引擎植入过多广告。
 
早年间,因医药信息通过竞价排名,售卖虚假医疗广告,众多患者人才两空惹得众怒。甚至为了业绩增长需求,KPI考核,售卖贴吧的行为。
 
- 移动市场,百家号内容把控。
 
百度错过移动互联网时代,为抢占市场份额,推出一款名为“百家号”产品,内容多为劣质,尤其是在今年一月,自媒体一文《搜索引擎百度已死》指出,百度为了让产品获得流量,在用户使用的过程中,利用算法优先浏览自家产品,导致用户错失优质内容。
 
- 知识版权纠纷不断
 
百度文库中,知识的版权以及所谓的专家在把控和权限上都有很大漏洞,损害了一部分群体正当权益。2011年作家韩寒因维权手撕过百度,百度一方面不承认文库侵害他人版权,另一方面又把责任推向网友,以网友共享资源为由,自己摘的一干二净。
 
- APP的推广
 
最后的最后,让用户再次失去耐心的,还是因为几个APP产品的缘故。
 
你看,百度在用户眼中似乎已经沦为了一家,只言商,没道德的坏公司了。但是这些事几乎都是陈年旧事,问题早已暴露,也不至于现在才开始亏损吧。
 
冰冻三尺,第一尺可能就出在百度经营模式中竞价排名上。
 
我百度了一下,竞价排名的优点,给出答案如下:
 
(1)按效果付费,费用相对较低;
(2)出现在搜索结果页面,与用户检索内容高度相关,增加了推广的定位程度;
(3)竞价结果出现在搜索结果靠前的位置,容易引起用户的关注和点击,因而效果比较显著;
(4)搜索引擎自然搜索结果排名的推广效果是有限的,尤其对于自然排名效果不好的网站,采用竞价排名可以很好弥补这种劣势;
(5)企业可以自己控制点击价格和推广费用;
(6)企业可以对用户点击情况进行统计分析。
 
也就是说,用少量的投入就可以给企业带来大量潜在客户,有效提升企业销售额和品牌知名度。
 
把关键词作为产品,以百度作为搜索平台,而搜索关键词为消费者,而且优先在放出付费高的企业,按价格顺序排列搜索。
 
就相当于花钱在百度买了个流量渠道。你明白我意思吧?
 
竞价排名,是在百度刚成立1年左右的时间提出的,由于当时整个互联网市场风景独一处,但突然遭遇了美国互联网概念股大跌,几家大型互联网几乎干涸,百度依靠服务他们存活,眼下唇亡齿寒。
 
眼看着互联网泡沫破裂,自己的心血付之东流,着急着想法子,就在李火急火燎的时候提出:
 
中国互联网中的中文搜索引擎,需要转型,
 
怎么转?
 
竞价排名。
 
鬼知道,他这个点子,咋想的。
 
尽管当时百度7剑客基本上都是否决这个提议的,但是李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,硬着头皮做了下去。
 
但是真的,因为转型,百度成功了,盈利突飞猛进。
 
尽管能为百度赚了不少钱,但是对用户而言,可以用抛之脑后形容都不过分。
 
排序上价高者得,权威性少了许多,为了要流量,很多公司舍得花重金买前排。像极了某宝恶意隐藏差评,还要把劣质商品放头条的感觉。
 
不站着用户权益上考虑,使劲吸金,用户怎么可能开心的起来?尽管用户认为这么做是恶贯满盈,在道德底线上兴风作浪,但是李认为,自己始终没有错。
 
平行世界的谷歌似乎吃相要好看不少,也是竞价排名但是处理方法,更得民心一些。
 
“那么明明知道用户怨气这么大了,要不咱改个方式怎么样?”
 
2017年1月17日,陆奇加入了百度。
 
陆奇加入那会,要不因为股价太高,我也是想下注的。陆整顿了竞价排名的现象,将百度悬崖勒马,力挽狂澜。可是没等到我下注,陆居然离职了...
 
陆离职后,竞价排名又回来了,在网友的分析下,陆的离职和李的坚持己见有关,大概是陆不认同企业文化和创始人的价值观吧。
 
同时,互联网公司最怕的就是出现这种完全无法撼动的趋势。国内搜索引擎市场,像360,搜狗等对百度早年深耕下的大数据来说,完全不构成威胁。
 
在PC时代里,网民早已习惯了baidu.com。自然要接受无情的投喂,不想被营销,只能加强自己的智商,这个是逃不掉了。
 
BAT作为互联网三大巨头,A虽然我们也会抱怨假货,T抱怨各种抄袭,但是B成为了邪恶的帮凶,确实让用户挺寒心的。
 
 ▼
 
搜索入口在围剿,堡垒是否面临坍塌?
 
虽然,搜狗,360不是对手,且各有各的流量,但是字节跳动推出的搜索引擎,有可能对百度构成一定的威胁。
 
近日,在字节跳动招聘启示中,公司表示将从0到1打造全网搜索引擎。
 
百度搜索引擎的护城河门槛不低,要承认确实比国内多家搜索引擎要成熟的多,技术加大数据打造品牌,敢于与百度分庭抗礼的并不多见。
 
搜索工具,拼的并不是流量载体有多大,范围有多广,而用户真正在意的是搜索需求的精准度,这是他们竞争的壁垒。
 
那字节跳动如何称得上威胁?
 
字节跳动这家公司并不陌生,在海内外推出了众多有影响力的产品,其中就包括,综合资讯类今日头条,TOPBUZZ,News Republic,以及视频类产品,如抖音,TIK TOK,西瓜视频,BUZZVIDEO,火山小视频,以及教育类产品。
 
字节推出的搜索,将视频流量作为主流量,抖音,西瓜,火山小视频优先搜索。
 
去年年底字节跳动还聘用了前360总经理吴凯,由于视频始终停留在APP移动端处于孤岛之中,要是放入搜索数据,显然成了一个优势。
 
不过产品刚上线,实不实用当然不能停留在预期上。而且字节精力有限,同质类产品,扩大影响力还要继续深耕才行。
 
技术一针一线缝补,高度一致才能PK吧。其实这就是百度虽然魂没了,但是肉体还留在我们心中
 
 ▼
 
市盈率11.5倍它,是低估还是价值陷阱?
 
哦豁,说到了作为投资者,最想BB的一个事情了
 
现在百度的PE不到12倍,面对实实在在的低估,有点流口水..
 
作为互联网行业的巨头,这完全不是一个正常的估值水平。阿里现在31倍,腾讯现在34倍,而百度才12倍不到。
 
看看Q1亏损主因,财务支出部分
 
百度在今年春晚斥资巨款打造一片繁荣,尤其是在应对春晚的云服务器的硬件成本上及行政费用上,几乎比2018年Q1足足增加了9个多亿,同比增长93%。
 
但好在,春晚红包费用有限,赞助也是一次性的,所以Q2财报中,不会体现出这部分的花费。
 
其次,百度同时强推广手机APP百度,好看视频,全民小视频三个APP,渠道费每个月接近几个亿,更不要说日常维护一些已有产品。但是,维护的新产品,却没有创造足够多的广告收入,覆盖成本,达到盈利。
 
尤其是字节已经把视频红利抢占了很大一部分,也就是说以上的支出可能白花钱了。
 
单单从Q1看,财务规划上的巨额投入与留存率低下,是当下最重要的细节问题。
 
成长速度赶不上花钱速度,估计这才是投资者大失所望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 
收入上,这关也很难过。
 
百度核心收入是广告,收入拆分看。百度广告目前三大产品线,小凤巢,信息流,闪投都面临客户的流失。虽然广告行业受到大环境的影响吃紧的厉害,但是自身窘迫,才让核心收入更加是穷途末路阿。
 
核心业务触碰天花板,所以急着想要加大力度投入未来的业务。
 
可是未来业务没有那快并且容易实现,且还需要不断的烧钱,也只能说立刻盈利有点难。
 
 
总而言之,百度的护城河确实大不如以前了。
 
百度作为上市公司,有业绩增长的需求压力能理解,但是在追求高增长KPI考核下,做了一些损人不利己的事,似乎从那一刻起,生意模式就发生了剧烈改变。
 
低估是真低估,但是价值陷阱也不得不防备。
 
如果公司未来生意模式发生了不可逆毁灭性的趋势,那么这就是价值陷阱,如果还能继续维持,那么就是捡便宜的好时候。
 
百度从七剑客的成立再到现在4万的员工,拥有一个强大的搜索引擎,不是一个外人可以评头论足的,但是,作为投资者和用户,还是希望百度百毒不侵吧。
 
通篇下来,没有黑也没有洗地,这里放一条求生欲,以上信息也是百度来的。
 
百度是中国少数以技术为立身之本互联网公司,但是技术只是留住人类文明璀璨的一种方式,如果用科技的温度,去温暖人类,才能永存吧!
 
-------END--------
 

关键词:百度,字节跳动,搜索
搜索入口被围剿,百度还好吗?为中国U网原创文章,在不经过允许的情况下,禁止用于商业用途或随意转载,转载请注明出处,并加上本页链接地址:
http://www.cuwww.com/news/detail-60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