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光临中国U网,租用美国服务器、香港服务器等全球各地的服务器。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字节跳动恐沦为下一个乐视

字节跳动恐沦为下一个乐视

来源:网络 日期:2019-08-06 点击:0
实际上,除了全网搜索和智能手机等业务,此前字节跳动及其旗下平台还曾宣布进军教育硬件等领域的意愿。字节跳动的“通吃”愿望,实际上可以看作中国部分民营企业中普遍存在的“做大癔症”。
抖音母公司字节跳动日前被爆出酝酿发力智能手机、全网搜索、流媒体音乐等业务板块,这意味着字节跳动的“通吃梦想”正式浮出水面。
 
无论从国际互联网巨擘的一贯布局来看,还是中国部分企业此前类似战略的落地结果来看,都失败于核心竞争力的分散和各方壁垒的掣肘。因此,未强先衰、现金流危机的出现,既是摆在字节跳动面前的难解之题,也是让无数大企业轰然倒塌的现实原因。
 
自杀于“手机红海”
 
字节跳动目前最大的成功落地点在于短视频分享应用抖音及TikTok,全球月活跃用户超过5亿。不过,就在字节跳动快速抢占短视频市场的同时,硬件能力的缺失也一直被视为短板。因此,作为互联网公司的字节跳动,先后通过收购等方式发力硬件市场,手机产品成为这种愿景的表征之一。
 
字节跳动进军智能手机产业,对于其自身的产业链发展及头条、抖音月活的继续提升将带来裨益,也被业内冠以借助硬件预装机举措打破腾讯社交帝国垄断的预期。
 
不过,在中国庞大的智能手机市场上,华为、小米、OPPO、vivo和苹果五家公司占据绝大部分市场份额,剩余小蛋糕则由包括一加在内的200家中国智能手机公司厂商争抢。如何跳过五大巨头的壁垒,将是发力智能手机业务后的字节跳动所面临的挑战。
 
实际上,在手机市场早已步入红海的背景下,即便是目前的头部手机厂商,也在抢占剩余“小蛋糕”方面异常谨慎,通过女性手机、拍照手机、高性价比手机等细分为切入点,在“裂变的市场”中谋求突围。而即便被视在硬件布局方面具备优势的阿里巴巴、腾讯、美团和京东等互联网巨头,近些年来在涉足手机战略发布后,大多铩羽而归。
 
以阿里为例,阿里云曾规划过自己生产手机,并且曾经和富士康等企业都进行过洽谈,但在最终拍板关键时刻选择停止,因为售后、库存问题,都是阿里发展历史上不曾遇到的,而它们不是阿里核心竞争力。在5G到来与互联网产业的下半场,不少巨头转而选择智能音箱作为新流量市场的突破口,以避免杀入手机这一“流量红海”。
 
自绝于全面搜索
 
在布局智能手机的同时,字节跳动还明确将发力全网搜索,这被市场解读为直指谷歌和百度等老牌搜索巨头。不过,与手机硬件红海相比,搜索产业的竞争也堪激烈,且寡头格局已经形成多年,要想在技术、内容、渠道、营销等多方面突破壁垒,难度也很大。
 
首先,搜索是人工智能产品,技术门槛很高。无论是网页爬虫,网页排序;还是语义分析,数据挖掘;抑或是数据仓库,数据相关度分析,都意味着搜索的高技术门槛。也是因此,虽然苹果手机在全球有庞大的用户基数,旗下Safari浏览器在2017年安装量就已经超过12亿,但苹果并没有推出自己的搜索引擎,而是默认使用了谷歌搜索。
 
其次,用户习惯与数据积累壁垒。Google和百度在过去几十年积累的大数据量被视为搜索业务的核心护城河。由于技术含量最高的搜索公司得到的用户浏览量越大,其对应的广告收入就越高;而有了较高的利润,搜索引擎公司在研发及硬件方面就能够进行更大的投入,吸引更多用户,从而形成正向反馈循环。
 
第三是内容壁垒:以百度为例,经过多年内容运营,加上外部豆瓣、知乎、爱奇艺、携程等新的平台内容,这些才奠定了百度全网搜索的基础。而字节跳动产品矩阵里有很多视频产品,一方面考验多模态识别技术,另一方面字节跳动里对于生活分享内容多,综合性内容少,KOL为盈利广告内容过多,使用性工具内容过少,这都会影响搜索体验。
 
第四是资金投入壁垒:搜索引擎是需要长期资金投入的产品,用以支持庞大的研发投入和硬件开支。谷歌2014年财报就显示,当年投入55亿美元,以支持搜索相关的软件研发,约占其总收入的8%。此外,谷歌当年在硬件方面支出更是高达100亿美元,用来完善数据中心、服务器及网络设备。大量的研发及硬件投入为网站的搜索速度、信息采集与检索能力提供保障。
 
也正是由于全面搜索壁垒重重,金字塔最顶端的全网搜索平台寥寥。一方面,雅虎、搜狗、360这些都曾挑战过搜索领域的巨头经过大浪淘沙后所剩无几;另一方面,包括淘宝、优酷、知乎在内,多数流量平台则只是停留在自己的垂直搜索领域。
 
下一个乐视?
 
实际上,除了全网搜索和智能手机等业务,此前字节跳动及其旗下平台还曾宣布进军教育硬件等领域的意愿。字节跳动的“通吃”愿望,实际上可以看作中国部分民营企业中普遍存在的“做大癔症”。
 
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,部分经济主体一直倾向于“大而不倒”的经营执念。一方面,只有先将企业规模做大,才能免被同行并购;另一方面,即使出现经营问题,地方政府出于稳定地方经济和金融的需要,一般也不会对大型企业见死不救。有一种观点认为,这种执念也或多或少成为部分中国企业相对缺乏工匠精神,缺乏对现金流和融资市场变化的重视,缺乏对宏观经济形势的敬畏的缘由,同时也或多或少导致中国企业热衷并购甚至多元并购、激进扩张,甚至赌性较强。
 
实际上,无论是德国的“隐形冠军”,还是包括Facebook,Amazon,Google,苹果在内的国际巨头,都在“通吃战略”方面非常谨慎。而在中国经济的新常态下,高质量发展远比盲目做大规模更重要。近些年来,重庆的尹明善、河南的朱文臣、浙江的周晓光……这些头部企业的陆续“下线”,实则昭示出此前企业单纯依靠做大以求不倒的定律正在走向解体。
 
最为明显的案例当属乐视网。2016年前后,乐视从一家二流视频网站起家,逐步扩张为目前拥有三大体系、横跨七个行业,涉及上百家公司和附属实体的大型集团。不过在各垂直行业远未建立起和核心竞争力的背景下,最终陷入资金链断裂和流动性危机,原实控人贾跃亭也只得出逃美国。
 
从字节跳动目前所着力构建手机、电商、社交、游戏、视频、搜索、信息流等七大业务来看,部分板块的核心竞争力也远未成功构建,七大业务板块能否支撑起字节跳动的合理变现节奏,在目前融资情势趋紧的背景下,无疑谨慎为宜。
 
对于字节跳动来说,多元化通吃在当前融资环境恶化的背景下,就是悬于其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,一旦无法保证融资渠道的通畅无阻,现金流危机出现,字节跳动就是下一个乐视,难逃未强先衰的宿命。

关键词:字节跳动,抖音,今日头条
字节跳动恐沦为下一个乐视为中国U网原创文章,在不经过允许的情况下,禁止用于商业用途或随意转载,转载请注明出处,并加上本页链接地址:
http://www.cuwww.com/news/detail-59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