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光临中国U网,租用美国服务器、香港服务器等全球各地的服务器。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阿里云在云计算外求增长

阿里云在云计算外求增长

来源:网络 日期:2020-06-10 点击:0
“上云”已过,阿里云现在要“重构”
作者| Decode
邮箱|oudibj@outlook.com
 
在国内云计算市场份额第一的阿里云,正在云计算外找增长机会。
 
6 月 9 日,2020 年阿里云峰会上,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阐述了阿里云再生长的三大方向。
 
其一,“做深基础”,从飞天云操作系统向下延伸定义硬件,做芯片、服务器、路由器和交换机等。其二,“做厚中台”,将钉钉这样的新型操作系统与阿里云进行深度融合,实现“云钉一体”。其三,“做强生态”基于云和新型操作系统,构建一个繁荣的应用服务生态。
 
如果留意一下张建锋的用词,会发现他说的是“再生长”。这意味着,吃到 IT 基础设施“上云”的红利后,阿里云正在寻求新的增长点。
 
 
一、从“全面上云”到“全速重构”
 
2019 年 7 月阿里云峰会上海站,张建锋曾给出一个判断:IT 基础设施领域在 2019 年迎来 “上云” 拐点。
 
拐点的标志性事件是云计算超越传统 IT。据 IDC 发布的《全球云计算 IT 基础设施市场预测报告》,全球公有云加私有云的市场份额,在 2019 年将超过传统数据中心,成 IT 基础设施市场主导者。
 
彼时,阿里云生长的重点在帮助更多客户加速“上云”,获取云计算市场更多份额。
 
据英国调研机构 Canalys 的数据,2019 年第四季度,阿里在中国公共云服务的市场份额为 46.4%,几乎占据了半壁江山。
 
2020 年 5 月 22 日,阿里巴巴集团发布 2020 业绩,阿里云营收为 400 亿元,相较 2015 财年的 12.71 亿元,增长了 31 倍。摩根士丹利对阿里云给出的估值,是 770 亿美元,约合 5400 亿元。
 
如今,已经没有人讨论要不要“上云”,而是考虑要上哪朵“云”。可以预见的是,随着 IT 基础设施全面转向云端,云计算这个盘子会变成一个存量竞争市场,随着越来越多对手加入,最终变成一个红海。事实上,回顾阿里云 2018-2020 财年每个季度的营收同比增长率,会发现确有放缓趋势。
 
此时,云计算服务商竞争的重点,不再是简单地提供云计算资源。在社会和企业往数字化转型的大背景下,云计算企业不仅要搭建云基础架构,还要懂行业,提供差异化的服务和生态。
 
2020 开年,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突然来袭,再加上新基建概念推动,政府和企业更加认识到了数字化的迫切性和重要性,云计算厂商嗅到了新的增长契机。
 
如此,阿里云实现“再生长”的发力点,从帮助企业“上云”,变成了助力产业实现更广泛的数字化,即张建锋口中的“重构”。
 
在张建锋看来,全面上云是一个技术性阶段,把原来基础设施从非云升级到云。而重构需要关注的面更广,在完成 IT 基础设施“上云”的基础上,包括理念升级、组织升级、经营模式和运营模式升级。
 
“数字化时代,我们都是通过交付一个项目来帮助客户打造一支团队。这件事不像在信息化时代时简单地采购产品,交付完成就结束了。”张建锋说,“因为要用好这个产品,需要一个新的理念,要重构组织和业务。这可能是当下和未来最重要的,所以我们叫做全速重构。”
 
二、扶正钉钉
 
阿里云参与数字化建设,总归要有一个面向企业的前端和载体,钉钉成为了这个角色。
 
“从信息时代到数字时代,需要一个新型操作系统,让大家面向大数据、面向智能、面向 IoT、面向移动化,开发自己的应用变得更方便。”张建锋说,“中台就是这样一个新型操作系统,钉钉是这个操作系统的核心。”
 
钉钉在阿里巴巴内部,曾经是一个相对独立的产品,经过组织架构调整,如今成为阿里巴巴中台战略的重要部分。
 
2018 年 11 月,阿里巴巴进行组织升级,把阿里云事业群升级为阿里云智能事业群。过去主导了中台搭建的张建锋,被派来负责阿里云智能,希望整合中台建设过程中积累的技术和阿里云计算资源,让阿里云实现智能化,从低价竞争的云计算竞争中脱离出来。
 
2019 年 3 月阿里云峰会北京站,张建锋如此描述阿里云智能的自我定位:“云智能升级之后,所有的技术输出、产品输出、对 B 端的服务都必须通过阿里云智能平台,包括像钉钉这样的协同办公系统,新零售的核心技术和新产品。”
 
彼时,已经有了钉钉并入阿里云的端倪。到 2019 年 6 月,阿里巴巴进行组织架构调整,正式完成对钉钉的调整。
 
来到 2020 年 6 月,一直在做整合、并且擅长做整合的张建锋,提出要“做厚中台”,将钉钉与阿里云进行深度融合。
 
他把阿里云和钉钉的关系比喻成 PC 和 Windows,阿里云负责计算架构,钉钉提供了一个平台,企业可以在上面开发管理组织和业务的应用。
 
“浙江省上面有一千多个应用,都是基于钉钉这个平台开发的。这就是操作系统的典型特征——我自己做掉一部分事情,大家都可以在上面做更多的事情。”张建锋说。
 
据钉钉 5 月公布的数据,使用钉钉的企业组织数超过 1500 万。对想通过数字化实现再生长的阿里云,是一个不错的起点。
 
三、基于云做硬件
 
从 2009 年的云计算操作系统“飞天”,到 2017 年的达摩院,自主技术一直是阿里云的一大标签。
 
张建锋表示,在底层技术上要“做深基础”,沿着飞天云操作系统向下延伸定义硬件,加大在芯片、服务器、交换机、网络等领域的自研力度。
 
他强调,“做深基础”背后逻辑并不是简单替换,而是基于云的特点来构建整套基础体系。就像当年阿里巴巴“去IOE”并不是做一个新的小型机替代了旧的小型机,而是用云计算取代了传统的 IT 基础设施。
 
阿里云在 6 月 9 日峰会上推出的含光 800 云服务器,就是基于云做硬件的一个例子。含光 800 云服务器背后是 AI 芯片含光 800,同时基于阿里云自研的神龙云服务器架构。神龙架构是阿里云在核心虚拟机系统上自研的,突破了困扰云计算行业的虚拟化性能损耗,让物理机能够发挥 100% 的计算效率。
 
张建锋表示,阿里云今年准备再招 5000 人,重点吸引服务器、网络、芯片、数据库、人工智能等核心技术领域的攻坚人才。
 
依靠云计算走过十年后,阿里云来到了一个新的时间节点。它要深入产业末端,与更多更复杂的传统行业打交道。它还是那个颠覆者的角色,但接下来的对手也会更加强大。

关键词:阿里云,云计算,服务器
阿里云在云计算外求增长为中国U网原创文章,在不经过允许的情况下,禁止用于商业用途或随意转载,转载请注明出处,并加上本页链接地址:
http://www.cuwww.com/news/detail-724.html